• 確認
  • .
涉篡改一馬稽查報告,大馬前首相納吉再度被起訴、累積39項罪名
大馬前首相納吉被控在一馬發展公司前總裁的協助下,下令政府官方審計機關竄改稽查報告。一旦罪名成立,兩人可被判監禁不超過20年,以及罰金不得低於受賄金額的5倍或1萬令吉。
一馬弊案將寫入大馬教科書?前首相納吉:勿如此利用我們的孩子
馬來西亞一馬發展公司的洗錢醜聞可能被寫入歷史課本,正在接受審查的大馬前首相納吉對此表示:「不要這樣利用我們的孩子、破壞他們的未來」。
涉吞16億美元公帑,大馬前首相納吉揹32件指控後再添6罪名
馬來西亞前首相納吉與前財政部秘書長伊爾萬共同被控6項背信罪,涉及金額達16億美元,每項罪名最高都可判刑達20年。
2018/10/18 | 精選書摘
《馬來西亞大崩壞》:馬來西亞政黨為什麼缺乏問責能力?
馬來西亞在野黨雖是憲政體制下「忠誠的反對黨」,但多年來養成了溫和、節制和保守的性格,是四十年來東亞威權政體中最保守的在野黨,無論是抗爭策略抑或組織動員,都甚為謹慎與製式化,把議會選舉視為反對政治的唯一手段。
被控洗黑錢等17項罪名遭捕,大馬前首相納吉夫人全盤否認
羅斯瑪今(4)日上午在吉隆坡法庭,被指控涉嫌高達709萬7750令吉的洗黑錢等17項罪名,成為馬來西亞史上首位被指控的前首相夫人,但她全盤否認。
納吉貪污濫權遭指控32罪,創下馬國前領袖遭控最多罪名
這些指控抵觸了2009年馬來西亞反貪污委員會第23之1條文,及2001年反洗黑錢和反恐融資法令第4之1條文。一旦罪名成立,可被判罰款超過500萬令吉,或監禁不超過5年,或兩者兼施,視何者更高。
2018/09/18 | 吳象元
馬國富商劉特佐官網回應「一馬案」:讓我清楚表明,我是無辜的
富商劉特佐回應今年出版的新書《十億美元的鯨魚:那位愚弄華爾街、好萊塢和世界的男人》(Billion Dollar Whale: The Man Who Fooled Wall Street, Hollywood, and the World),表示這是作者在沒有證據情況下寫出的「即時歷史」。
2018/09/06 | 精選書摘
電影《王者之風》的挑戰:馬來西亞人該如何回應1969年的種族衝突?
從308到505大選,馬來西亞人的政治覺醒是值得驕傲的。但是,在很多課題上,主流的馬來文場域形塑的觀點,與你的認知,很大程度上還不是在同一條平行線。
【1MDB弊案】馬國將追討富商私人客機、庭審納吉、追加納吉涉洗黑錢指控
美國司法部提到,劉特佐還購入價值2億5000萬美元的豪華遊艇「平靜號」(Equanimity),印尼政府今年稍早沒收這艘船,上週才交還給馬來西亞。
2018/08/06 | 多維TW
馬哈迪歸來後,還會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嗎?
馬國變天至今已逾一個月,從馬國新政府稱要檢討東鐵計劃與展延馬新高鐵項目,對此,饒兆斌教授認爲新政府已充分向中國透露了一個信息,即新政府不會像過去納吉政府般「好搞」。
「一馬弊案」遭控四罪名,納吉成馬國史上首位被指控的首相
這起納吉的失信與濫權案4日在地方法庭開庭後,隨後檢察總長援引2009年反貪汙法的相關條文,申請將此案移交高等法庭審理並獲得批准。不過,納吉在高庭法官面前否認4項指控。
馬來西亞前首相納吉被捕,將出庭面對控訴
納吉下台後不久,當局針對納吉和他家屬相關的處所進行搜索,查扣包括現金、珠寶、名牌包在內,價值高達2億7300萬美元(約新台幣83億3154萬元)的大批貴重物品。調查人員也對納吉和拜金的妻子羅斯瑪(Rosmah Mansor)進行訊問。
馬哈迪表示:將以挪用公款等罪名起訴前馬國首相納吉
馬哈迪說:「他需完全為1MDB負責,若無他的簽名,什麼都做不了。我們已取得1MDB所參與各項生意裡的納吉所有簽名文件,因此他需負全責。」
馬星高鐵替代案: 利用現有軌道,將節省新台幣3700億
這項由前首相納吉(Najib Razak)執政時代與新加坡簽訂的協定,卻隨新政府上台將劃上休止符。首相馬哈迪(Mahathir Mohamad)急欲整頓大馬困頓的財政狀況是其中關鍵原因。
2018/06/06 | 讀者投書
列出境黑名單、夜搜私邸、撤保鑣:馬國前首相納吉尚未被定罪,處境卻如戴罪之人
當一個人還沒被判定有罪前,那個人就絕對還是清白無罪,但納吉目前的處境及受到的待遇,已被「民間法官」裁決「有罪」。
馬來西亞前政府涉貪,安華批澳洲包庇關鍵人物
他以備受矚目的前大馬警官西魯(Sirul Azhar Umar)捲入的謀殺案為例。西魯涉嫌謀殺蒙古模特兒阿爾丹杜雅(Altantuya Shaariibuu),被判絞刑後逃離大馬,在澳洲被捕後一直遭羈押
2018/05/31 | TNL特稿
馬國大選助選員的場邊觀察(上):面對基層大馬選民,多聲道語言轉換是必須的
來自馬來西亞的作者總共經歷過該國三次選舉,也曾以記者身份參與過選舉的採訪工作,但在這屆選舉中,他第一次像許多關心政治的朋友或議員助理一樣,同時參與了助選、投票與監票過程,也有了不同視角的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