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中國欲重啟停擺7年的密松大壩,緬政黨強烈反彈:中國大使蠻橫
中國駐緬大使洪亮親自拜訪克欽邦,欲重啟在緬甸北部已擱置超過7年的密松水電站大壩計畫(Myitsone Dam)。然而這些會面並未得到正面支持,反而在當地引發巨大爭議。
2019/01/15 | 精選書摘
口感酸辣的泰國菜、清淡不膩的越南菜、重口味的緬甸菜,你要選哪一道?
對國人來說,泰國料理相對是較為熟悉的東南亞菜系,口感酸甜辣深受喜愛,還有清爽的涼拌料理十分開胃。近年泰國菜在泰國政府的推廣下,泰式餐廳在世界各地開枝散葉,逐漸引起國際青睞,不少歐美烹飪料理節目都對泰國菜展現高度興趣,美食評論家也為之驚艷。
緬軍及若開邦叛軍衝突加劇,邊境落腳的羅興亞人恐慌無助
緬甸安全部隊和若開邦(Rakhine)叛亂分子衝突天天上演,過去兩週,若開邦北部更爆發一連串不明人士的攻擊和謀殺事件,這個地區也仍因不同種族和宗教人口而深受撕裂。
2019/01/09 | 雙曉
2018歲末政府組織的變革,能否使緬甸民主改革走向質變?
當然,要從軍方將領中尋找出人民可以接受,又得到翁山蘇姬信任的人選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對任用退休將領為某些重要部會首長一事,翁山蘇姬從未對外做出公開回應或解釋。而這次政府組織變革及人事任命,代表翁山蘇姬漸漸的接近到權力核心?
元旦領唱國歌的東南亞新住民楊萬利、陳玉水如何成為「新台灣人」?
108年元旦總統府升旗典禮邀請5位「來自世界的新台灣人」擔任國歌領唱,包含「Mingalar par緬甸街」刊物計畫發起人、緬甸華僑楊萬利,以及編製「台灣-越南重要法律名詞對照表」的越南籍新住民陳玉水。
緬甸路透社記者遭捕一週年,各國媒體上街以「招牌手勢」聲援
緬甸路透社記者瓦隆和喬索歐2017年12月遭逮捕,今年9月遭判刑。世界各地媒體紛紛公布照片,以「比讚」手勢紀念這兩位記者被捕一週年。這個手勢是兩位記者出庭時做出的手勢,象徵「不服從」。
2018/12/21 | TNL 編輯
臉書刪除反穆斯林仇恨言論,砍緬甸軍方假帳號以挽聲譽
對於先前聯合國調查員與人權組織,指控臉書(Facebook)放任有關反穆斯林的仇恨言論和假新聞流竄等相關事件,臉書於星期三(19日)表示,已經刪除了包含425頁網路頁面、17個群組、135個社交帳戶和15個Instagram帳戶,這些雖然看起來像是娛樂、美容和生活等不相干的訊息,但實際上已經連結到緬甸軍方或已遭刪除的相關網頁,秘密替軍方宣傳。
2018/12/19 | TNL 編輯
秤斤論兩的新興生意:這些緬甸賣髮人靠秀髮擺脫貧窮
在小乘佛教盛行的緬甸,長髮被視為是美麗的標誌,不過,在這裡頭髮能夠被加工跟重新包裝,向消費者以數百美金出售,而且還能製成假髮、跟其他延伸商品。
被指漠視羅興亞人苦難,翁山蘇姬失南韓「光州人權獎」
翁山蘇姬在羅興亞人危機爆發後被撤銷不少獎章。然而,前諾貝爾表示委員表示,委員會從來沒取消過獎項,在翁山蘇姬一事上也不會這麼做。「我們把獎頒給誰的決定並不是宣布獲獎人是聖人」。
過去5年近8千名緬甸女性被賣到中國,被迫結婚、淪為生孩工具
2013至2017年,7800名女性被迫嫁給中國男子、生育孩子。另外,約有106,000女性從中國返緬甸,另外2800名女子雖然返緬,卻被迫要生養於中國懷上的孩子。
跨海逃亡潮再度掀起:羅興亞難民欲逃往馬來西亞,緬甸扣船逮人
上月雨季雨勢收斂而天氣趨於和緩以來,意欲前往馬來西亞但在緬甸水域就被攔截的第3艘船,令人擔心,經2015年掃蕩人口走私後,會出現新一波危險的航行外逃潮。
「沒有人想回去」羅興亞難民拒絕返回緬甸,孟加拉遣送行動暫告吹
孟加拉16日著手將數十萬名無國籍的羅興亞(Rohingya)穆斯林遣返緬甸,但害怕且憤怒的羅興亞人迫使遣送行動告吹,使得這個有爭議的遣送計畫再受質疑。
揭緬甸黑工悲歌後噤聲,黃明志難抵兩年良心譴責推新歌為移工發聲
黃明志表示,如果再不出來告訴大眾,會是他心中無法抹去的遺憾。他希望各地政府、人權組織和媒體可以關注馬來西亞的非法勞工議題,也期望大馬新政府可以關注這些不肖業者的所做所為。
2018/11/15 | 李國樑
1832年仰光已有華人足跡,但為何來自各方的他們不約而同來到這裡?
從廣東與福建省出發到緬甸,路途困難重重;而早在胡文虎之前,已經有移居到新加坡的緬甸人。究竟為什麼來自各方的華人都不約而同來到仰光呢?我們可以從南安人的鳳山寺青蓮堂中,一副對聯看起。
恐懼返鄉、擔心被強行遣返,羅興亞人紛紛逃離孟加拉難民營
緬甸羅興亞人的返鄉計畫已在難民營引發恐慌,首批獲安排遣返的羅興亞人,已有若干家庭逃離難民營。
2018/11/12 | TNL特稿
翁山蘇姬光環不在:緬甸期中補選不如預期,執政黨全民盟警鐘響起了嗎?
封閉半個世紀後打開大門的緬甸讓世人好奇,本國資金也大舉投入土地開發、蓋飯店。如今觀光業熱潮已大不如兩年前,基礎建設原地踏步、房地產業泡沫破滅等,讓一窩蜂投入土地開發及飯店業的資金受到重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