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興亞人


  • 確認
  • .
2017/11/16 | 熊仁謙
把羅興亞人道危機簡化為「佛教恐怖主義」,難道不是另一種歧視?
我們明明知道每一個人類,會採取某一個價值觀,一定是經由原生家庭、成長過程、受到的教育等土壤所影響,但卻仍受到西方這種「極端二元」的方式來分類敵我。結果是我們嘴巴上說著包容多元,但行為上卻是簡化成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不願和翁山蘇姬共享榮耀  慈善歌王「怒退」都柏林自由獎章
曾是搖滾團體「The Boomtown Rats」主唱的鮑勃葛多夫今(14)日宣布,將歸還獲頒的都柏林自由獎章,因為「不希望與正對羅興亞人進行大規模種族清洗的翁山蘇姬有任何關係」。
2017/10/17 | Project Syndicate
如何解決羅興亞問題?緬甸和平計畫五步驟
緬甸的民主過渡進程仍然非常脆弱,有限的資源根本無法覆蓋軍民關係、貧困、經濟增長和政府治理。但停止敵對行動和解決羅興亞危機必須成為最優先的任務。
2017/10/05 | 周雪君
批羅興亞武裝分子把自己說成受害者,緬甸小姐被褫奪后冠
緬甸選美亞軍觸碰了敏感的羅興亞人問題,她的立場非常配合緬甸官方,卻被取消亞軍資格。
2017/09/22 | 吳象元
投資人的仰光自述:他在緬甸改朝換代前抵達,正逢政經環境鉅變時刻
「單純就是有個機會,而在大城市裡沒有更好機會;許多去的人都留下了,甚至還不想離開,因為給了更好的平台,站在人來人往的舞台上。」
聯合國大會前打破沉默——翁山蘇姬將首談羅興亞衝突 各界矚目
緬甸邊區若開邦戰火未止,少數族群羅興亞穆斯林持續逃亡,領導人翁山蘇姬將於19日(星期二)第一次就此危機向緬甸人民進行演說,她想撫平全球憤慨,又不願激怒再展勢力的軍方,面臨兩難。
2017/09/12 | 李修慧
【圖輯】羅興亞救世軍停火一個月,緬政府:不與恐怖份子協商
羅興亞激進團體「羅興亞救世軍」今日發表聲明,將暫時停止軍事進攻行動,並將讓人道救援團體進入若開戰區。
2017/09/08 | 何則文
羅興亞衝突並非單純宗教紛爭,痛罵翁山蘇姬也沒有幫助:從歷史脈絡看羅興亞問題
跟著西方起鬨,看到事情表面就指著翁山蘇姬痛罵對事情沒有幫助,了解背後成因,才是尋找解決的方法。
羅興亞人在印尼:「想去任何一個願意接納我們的國家,過正常生活」
看到緬甸羅興亞穆斯林逃難潮,穆沙彷彿看到當年自己在海上逃亡漂流的命運,感觸特別深。
2017/09/07 | 吳象元
回應羅興亞衝突 土耳其籲根本解決、翁山蘇姬稱有不實資訊誤傳
「翁山蘇姬說,使副總理信以為真的那種不實資訊,不過是大規模不實資訊的冰山一角,這些累積起來會在不同國家之間產生許多問題,目的在助長恐怖分子的利益。」
聲援羅興亞人 印尼強硬派:將前往廟群抗議、赴緬甸為穆斯林手足而戰
印尼警察總長狄托(Tito Karnavian)下令中爪哇警局禁止上述抗議活動。他表示,婆羅浮屠寺廟群與緬甸若開邦的人道危機無關。
羅興亞人為何不被緬甸承認?五點看懂羅興亞人歷史
根據耶魯大學法學院國際人權中心2015年報告,緬甸1948年脫離英國獨立不久,通過國籍法,界定哪些族群可獲公民身分,羅興亞人不包括在內。
近九萬人逃離,緬甸羅興亞人危機的四個重點整理
若開邦羅興亞救世軍發言人告訴亞洲時報(Asia Times),該團體和聖戰團體沒有關連,該團體的成員是羅興亞年輕人,他們對2012年爆發族群暴力衝突後的一連串事件感到憤慨
「難民營中的男人們都去哪裡了?」羅興亞男人:不反抗就只有死路一條
一名生活在若開邦邊境的羅興亞人社區長者Shah Alam說,他週遭三個村莊的30個年輕男子都加入若開救世軍,「為我們的自由而戰」。
緬甸若開邦武裝衝突再起 邊界湧現難民潮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孟加拉邊境警員向記者表示:「我們已被下令禁止羅興亞人入境,但我如何拒絕提供疪護給一個因寒冷而瀕死的新生嬰兒?」
2017/08/26 | 楊之瑜
安南「羅興亞報告」才呼籲解除限制、賦權穆斯林,隔日凌晨就爆發攻擊
武裝衝突嚴重的緬甸北部若開邦,當地穆斯林與佛教徒間的緊張情緒與難民集中管制區的惡化,讓羅興亞人面臨極為困難的生存環境。緬甸政府急欲解決這個影響社會穩定的問題。
【自製專題】他們的隱形牢房:談無國籍小孩在馬來西亞的存在(下)
上篇,馬來西亞非政府組織《兒童之聲》主席沙米拉(Sharmila Sekaran)點出了執政者解決問題的「政治意願」(Political Will),即是政府堅決執行政策的意圖或承諾,尤指不受歡迎、或無法立即成功的政策。先不論漫長的「解決」過程,無國籍議題的「改善」在馬來西亞已面臨重重關卡,其中之一便是執政者缺乏沙米拉口中的「政治意願」。
【自製專題】他們的隱形牢房:談無國籍小孩在馬來西亞的存在(上)
在馬來西亞報章上,時不時會看見記者採訪的無國籍小孩個案。這些小孩因各種原因無法成為大馬公民,若將個案統合起來至少接近30萬或更高。他們被排除在社會之外,無法擁有最基本生活保障,包括身而為人的權利,若無相應的改善措施,他們的命運很容易陷入惡性循環——一代又一代受困於身份的牢房裡,忍受無形的壓迫和歧視......使人動彈不得但又無法脫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