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14 | 精選轉載
走一趟協助泰國偏鄉學童之旅:我眼中的美景,是他們的惡夢
規劃使用這筆錢修繕偏遠小學的食堂,讓學童有個遮風蔽雨的小屋。有桌有椅,上課用餐皆適宜。架一個可過濾的大蓄水桶,改善當地飲用水條件。行前聽著同學描述,我仍無法想像當地的真實情況。
用16種語言販售紀念品的天才男孩,背後是柬埔寨貧童現況的縮影
「在柬埔寨,街上有成千上萬的孩子,他們中有許多人被迫乞討,他們的工作是讓遊客感到開心。當遊客替他們感到難過而給他們錢,但這筆錢並不會留給孩子,而是轉交給孩子的經紀人 」 
菲律賓民調:超過一半國人自認貧窮,約有1220萬戶家庭
菲律賓民調機構社會氣象站(SWS)調查報導,菲律賓自認家境貧窮的民眾,從6月時的48%,增至9月時的52%,相當於1220萬戶家庭。
印尼「貧窮人口比例」首度降為個位數,是1998年金融危機後最低紀錄
以東南亞各國貧窮人口比例觀之,印尼位於中段班,貧窮率最高國家為緬甸,比率在個位數以下國家則有越南、泰國、馬來西亞與印尼。
2018/03/15 | Jack Huang
泰國移工文化觀察:有些人被迫要永遠複製上一輩的階級
對於貧窮、弱勢的家庭來說,教育無疑是讓下一代向上攀爬的唯一途徑。但在很多地方,可能是簡陋的工寮、難民營或城市中的角落,有些孩子終究沒有學習的機會。那些在工地長大的孩子,或許一輩子脫離不了作工的命運。
經濟成長雖亮眼,菲律賓最新民調:自認貧戶者戶數增加至1009萬
菲律賓近年經濟成長數字亮麗,但第3季民調卻顯示,自認為貧窮的菲律賓人反而增加將近5成,顯示菲國經濟成長並未雨露均霑。早前,杜特蒂也提出了「菲律賓雄心2040」和「杜特蒂經濟學」,希望消滅貧困以及拼出經濟效應,這兩大倡議能否惠及真正需要幫助的菲律賓人民,仍有待觀察。
2017/09/27 | 家扶基金會
貧窮的緬甸孩童們,用雙手鋪出一條條上學的路
根據2015年世界銀行的調查,在緬甸只有約三成六的學生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也意味著有高達六成四的學生無法擠進高等教育的窄門。
2017/05/22 | Lan Ying Pin
柬埔寨禁止出售母乳給美國公司:「我們雖然窮,但是沒窮到要賣自己的母乳」
一位19歲的柬埔寨媽媽Chek Srey Toy說明:「賣母乳的收入讓我有足夠的錢,為我的女兒購買其他生活用品,如果政府禁止的話,我很窮,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一個印尼,兩個世界:「買一杯珍奶的錢,我可以吃兩餐」
夏立福說,他的工作是清洗大樓和洗車,一個月僅能賺170萬印尼盾(約新台幣4000元),不夠一家子開銷,不過也只能利用有限的收入來過日子。
2016/07/22 | 珮姬
「不夠現實」的《逆光少女》:不是金錢也不是床鋪,而是讓她感受到自己「活著」
金錢是很好用的東西,它能創造廣闊的生存空間和發展高度,但也同時容易限縮內在自由。一旦著迷於追求更高端的物質形象,反而變得沒有時間和自己以及重要的他人對話。我們又怎麼能確信這樣的人生相對於布蘭卡或任何一個人,是更加自由和富裕的呢?
2016/03/14 | 世界微光
戒毒成功不只是為了自己:在緬甸小村落,和戒毒者同住屋簷下的台灣夫妻
曾經,當針頭刺進皮肉,黃惜時只是為自己尋求暫時的快感,但現在,他挨著一針針藥劑,卻是為了遙遠南方那群放不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