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21 | 當代評論
國家不會殺錯人?若認為馬來西亞司法誤判率很低,那就看看數據怎麼說
由於反對死刑的聲浪高漲,馬來西亞內閣已同意廢除死刑。筆者與研究團隊以過去五年國內上訴庭和最高法院的司法審判書面判詞記錄,針對誤判率做了本篇分析。
謝絕執掌大馬羽球隊,前中國國家隊總教練李永波改行「賣榴槤」
馬國羽總曾聯繫李永波,商討出任教練總監的可能性,但被李永波拒絕。不當教練、總監,卻千里迢迢飛去吉隆坡,難道真的只是去吃喝玩樂?結果是,李永波不當羽球王,要進軍水果業,改行賣貓山王了。
揭緬甸黑工悲歌後噤聲,黃明志難抵兩年良心譴責推新歌為移工發聲
黃明志表示,如果再不出來告訴大眾,會是他心中無法抹去的遺憾。他希望各地政府、人權組織和媒體可以關注馬來西亞的非法勞工議題,也期望大馬新政府可以關注這些不肖業者的所做所為。
【一馬案】國庫遭侵吞45億美元,馬哈迪怒斥:高盛欺騙了馬來西亞
美國司法部表示,一馬公司約45億美元遭侵吞,包括高盛協助一馬在2009年至2014年籌募的資金。對此,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怒斥高盛集團「欺騙」了馬來西亞。
馬來西亞政府決意廢死引反彈,網友卻一面倒呼籲學習新加坡
近日馬來西亞對於廢死引發熱烈討論,網友近乎一面倒地「讚揚」新加坡,呼籲希盟政府學習,別對人民的反對廢死的聲浪「充耳不聞」。
2018/11/08 | 李牧宜
【關鍵東南亞書單】從善變的馬哈迪到杜特蒂要什麼,讓你對東南亞的認識更上層樓
關鍵評論網在10月嚴選了六本東南亞相關書籍,除了馬來西亞及菲律賓政治歷史及現況外,也有東南亞美食系列、泰國文字藝術,以及台灣移工細膩的故事。
2018/11/06 | 讀者投書
為何馬國民眾對廢死反彈?廢死只是開端,馬國還有更多議題需大眾討論
以2007年楊偉光事件為例,楊偉光當時被毒枭誘騙運送47克海洛因到新加坡,結果被逮捕並被判死刑,當時他未滿19歲,在窮困和單親家庭的環境長大,少年時就到吉隆坡賺錢工作,是在缺乏教育下不知運毒的後果。
2018/11/05 | 彭成毅
來自澳洲和瑞士的美祿、美極麵,如何成為深入民心的大馬國民飲食?
美祿和美極麵品牌皆紮根於馬來西亞,遠遠比在其宗主國更受「愛戴」。一個深入民心的品牌,可以讓民眾忘了它源自何處。這或許是半世紀前已經「南向」的歐洲企業給予我們的忠告。
「台灣精品校園電競巡迴賽」吉隆坡登場, 大馬萬名玩家參與
台灣精品計畫今年首度在馬來西亞舉辦的「台灣精品校園電競巡迴賽」,歷經6個月激烈競爭,終於在10月26日至28日舉行冠軍總決賽,吸引逾1萬名電競愛好者共同見證。
回歸政壇後首次訪問中國,安華:不需懷疑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的動機
安華也說到中國與馬國可擴大合作範圍,除基礎政策也可增加人工智能、機器人、技術轉讓等領域,並提出「不需要懷疑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政策的動機」
2018/10/26 | 精選書摘
跟著無國界醫師走進馬來西亞廚房:娘惹咖哩、羊肉湯、仁當牛都難不倒你
由於各民族不同,馬來西亞的食物也以這三種族為特色;在華人方面,其中有一種特殊的族群是馬來人和華人通婚的後裔稱為娘惹,他們融合了這兩族的菜色而轉型為合體的娘惹菜。今天來一場馬來西亞餐會,回敬當年教我做馬來菜的朋友。
涉吞16億美元公帑,大馬前首相納吉揹32件指控後再添6罪名
馬來西亞前首相納吉與前財政部秘書長伊爾萬共同被控6項背信罪,涉及金額達16億美元,每項罪名最高都可判刑達20年。
馬泰兩國總理會談,馬哈迪:大馬將全力協助終結泰國南部暴力
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24日與泰國總理帕拉育進行會談。雙方會談的重點有三:共同合作處理泰國南部的穩定及和平、兩國邊界的經濟開發、東協框架下強化雙邊合作。
他思鄉你吃香(下):泰國、緬甸、馬來西亞駐台使節們的口袋餐廳
筆者透過這一系列的紀錄,介紹給對東南亞料理有興趣的朋友們。繼上回分享的印尼、越南與菲律賓後,本次將介紹微笑之國泰國、橡膠王國馬來西亞與亞洲隱士緬甸餐廳。
打破泰南和平談判僵局?大馬首相馬哈迪將會面泰總理帕拉育
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上任後首訪北邊鄰邦泰國,稍晚將與泰國總理帕拉育見面。馬來西亞外交部長23日表示,馬哈迪此行「希望能為泰南和平對話進程增加新動力」。
環保媒體:英國出口到馬來西亞的塑廢料,被發現遭任意棄置焚燒
記者在距離吉隆坡約1小時車程的仁嘉隆市郊,於一處已關閉的回收工廠內發現一大座垃圾山,垃圾堆中的信封寫著英格蘭北部的地址,眼熟的塑膠袋來自英國連鎖超商,顯然是來自英國的「洋垃圾」。
印尼總統接見沙國外長,呼籲哈紹吉遇害案應「透明且徹底」調查
哈紹吉(Jamal Khashoggi)日前在沙烏地駐伊斯坦堡領事館遇害,引發國際抨擊。沙烏地聲稱此事是「極大且嚴重的錯誤」,並表示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事前不知情。
2018/10/23 | 讀者投書
馬來西亞的轉型正義困境:可以為「救國」而遺忘「威權時代的馬哈迪」嗎?
烈火莫熄開啟了大馬政黨政治的多元,也讓民眾站出來抗議獨裁政府。如果不去處理歷史問題,請問誰還記得當時景況,若不理清來龍去脈,如何讓下一代作為警惕,甚至讓加害者依然坐在最有權力的位置掌控政治發展,難道,我們就真要認可他曾犯下的錯誤?